【表演工作坊】如影隨形

一個失蹤的人,正慢慢拼出他神奇的人生拼圖。
他活著,每天跟人說話,卻沒人理他;他在做夢嗎?
他變成別人寫的故事中的主角嗎?
還是已經死了,卻為一些不可思議的理由,仍然飄浮於人間?

在 2005 年的 如夢之夢 ,一場長達七個多小時的饗宴,也是第一次看戲中場休息長達一個小時讓你用餐的奇特經驗。

而後在 2006 年的 暗戀桃花源 ,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觀看這齣劇碼,但這次桃花源不是劇場工作者的演出,而是貨真價實的歌仔戲劇團的演出,讓他呈現出很不一樣的風貌。

當然在 2007 年的 如影隨形 ,更是一場心靈滿足的饗宴。不過這總東西的體驗還是自己花錢進去享受才會知道那感動與奇妙的體驗,就像是演唱會要聽現場的才好是同樣的道理。不過還是要説一下的啦!

就如同劇名般,像是影子般的出現,隨時隨地的跟隨者出現,不過卻又像影子般的不真實不讓人所察覺到。就隨者光影的變化、場景的流動、現在過去虛擬真實的交錯,不知不覺得體會人生。

***** 我是分隔線 以下會出現關於劇情的部分內容 請慎選觀看的時機 *****

 

 

 

劇中一位很重要的角色「浩帆」 ,但是卻沒有擔綱演出的演員,一位活在女主角心中的人物,一位全天下最完美的情人,一位躲避現實的人物,卻因為他而引發了這一切。他竟然是大橋與夢如婚姻中的第三者,這是多麼可笑的事情啊!因為一位不真實存在的人物而毀了一段婚姻。

而劇中一幕很精采的演出,或說是很爆笑的演出,就是劇中大橋與夢如第一次相遇的那場在電影院的戲,就如果以前的電影院一樣開眼前要播放國歌,而這一切就靠那位厲害的薩克斯風音樂家演奏出,「三民主義 OOXX 貫徹始終」的快速演出,而之後的致命吸引力,更是以飛快的速度直接快轉到最經典的頭部中彈的鏡頭,之後又快轉到結束,而因為它是再舞台的最前面有一塊網狀微微透明的投影幕,很詭異的讓我們看到電影的背面,也就是劇中人才是看到正常的畫面,而我們就像是由電視的後面在看電視,那場電影真是太搞笑了。

不過,這次有一點點小失落,原本很歡喜的想說可以看到 曾寶儀 很精湛的演出,不過他所飾演的「YA」絕不是主配角,但也是劇中穿針引線的角色,很像是之前李建常在1999版暗戀桃花源 演出後的一段話,上一次我在舞台下看戲,這一次我在舞台上看戲,一個戲不多的角色,卻有關鍵性的功用,更是長時間的在舞台上的出現。就如同一開場他所說的,我是隱形的,他們都看不到我,反正這劇場中也有很多很多的隱形人。

不過這劇用了很好妙的一種東西,在舞台上有兩大塊活動牆壁,一塊是絨毛面的、一塊是貼滿白紙的,就這樣一前一後一左一右的將舞台分離成兩半,讓場景不知不覺的轉換,而也可能是一起退到後面而創照出廣大的場景。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是資深編劇的固定走向嗎?就是探討生死的問題,林懷銘轉入禪的境界,賴聲川也開始探討生死學的藝術,當人死後會是如何?是坦蕩蕩的就這樣離開你的生活環境,還是依依不捨的停留在這空間裡,但因為你已經過往而人們看不到你聽不到你感覺不到你,只有少部分「通靈」人可以感覺的到你的存在。當你身邊有「通靈」人?你是當作他是怪胎還是順者他與他演戲。

嫉妒,是愛情裡的毒藥。嫉妒,使人發狂。而拿真實中的情人與理想中的相比較,則引來最大的嫉妒。